lien

寶貝Wi仔學習打擊樂有三年的時間,我選擇的是當初還沒有什麼名氣的『連雅文打擊樂教學系統』,當初是因為試讀時覺得音樂班的班主任教得很不錯,收費合理且離家近 ,加上『連雅文打擊樂教學系統』沒有這麼商業化,孩子應該會得到較均衡的學習。

 

今年經由班主任的推薦,Wi仔開始加入由連雅文老師指導的專修班,每個禮拜六都要特別到景美去上課,而且目前還在試驗期,再幾個月後還要連老師認定Wi仔是不是可以在打擊樂的領域繼續深造下去。

 

認識連雅文老師的人印象是溫文有禮,對系統的教學及東西的品質要求很高,連小朋友的小鼓棒都要請廠商特別訂作(小手配小鼓棒)。雖然連老師看起來很不易親近,但是連老師的小孩學生都很愛他,聽說我們家的Wi仔因為上課很皮,連老師還親自坐著(他的腳不太方便,上課都坐著)把她抱在腿上溝通,現在Wi仔上課都很專心,連老師還特地要我獎勵她。

 

上週末寶貝們的音樂教室成果發表,特地請他打演出孩子成績,整場音樂會只見連老師奮筆疾書,認真為每一個孩子的表現評分,當Wi仔她們班表演木琴加馬林巴合奏時,連老師還幫他們拍手叫好。

 

今天一早,Wi仔同學的家長Jenforward一篇連老師的報導給我,看了真的很感動

 
抗殘勇士連雅文 樂壇「打」出一片天   
林采韻/專訪  (20071202) 
 

二十六歲入團,轉眼間已經四十九歲,擔任國家交響樂團(NSO)定音鼓首席長達二十三年,連雅文笑稱自己是位不折不扣的老鼓手。這位NSO創團元老最近完成的一首定音鼓協奏曲就以《老鼓手》命名,訴說著自己的音樂成長故事
      

面對十二月九日在國家音樂廳的首演,從小罹患小兒麻痺的連雅文衷心感謝上帝,靠著一雙鼓棒讓他「站」起來。但是,「站」在連雅文的童年記憶,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
    
 

連雅文從小父母離異,對父親毫無印象,母親改嫁後,他與哥哥、姐姐寄住在基隆的外婆家。當時基隆安樂區為小兒麻痺疫區,大他一歲的哥哥不幸染病去世,「那時家裡真的很窮,媽媽拾起陪葬哥哥的毛毯帶回家給我保暖,就這樣我也染病了。」
      

罹患小兒麻痺的連雅文,五歲才脫離爬的成長階段。由於右腳彎曲畸型,走路時也只能手摸著地撐著走。「五歲前我都在地上爬,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奇怪,因為安樂區是個大疫區,街坊鄰居許多小孩都跟我一樣,那時我還以為在地上爬很正常。」  
 

罹小兒麻痺
五歲前只能地上爬       
因為肢體不便,上小學之前,他每日只能困在家裡,「我真的生活在『雞籠』。」小時他常坐在騎樓門檻邊,看著過往的牛車,「我生肖屬狗,真是隻看門狗,每天把自己搞得髒兮兮的。」
      

連雅文到國一那年才首度嘗到「腳踏實地」的滋味。如今他能夠不借手力,靠雙腳力量行走,是靠母親求來的。他說,「蔣宋美齡創辦的振興醫院當時接受申請,符合條件的孩子就可接受免費手術。我那時已經超齡了,母親央求醫院一定要為我開刀。」連雅文接受開刀,之後進行復健,「兩個月之後,我的右腳居然落地了。」
    
 

雖然肢體殘疾,但他從小耳朵靈敏,很有節奏感。「元宵節時,街坊小流氓會組成獅鼓陣挨家挨戶討錢,我很喜歡聽他們打鼓的聲音,常把家中的樓板當作樂器,他們在外頭練習,我在家裡跟著打。」而篤信基督教的外婆,也時常帶他上教會,聖樂的旋律自然而然地走入他的生活  
 

因緣際會下
從作曲轉修打擊樂       
早在他九歲時,家人就開始對他的未來感到憂心,「扛也扛不動,跑也跑不動,能做什麼?」他的舅舅連信道是學作曲的,媽媽在學校當老師,會彈些風琴。兩人討論後決定讓連雅文試試音樂這條路。
      

國中二年級時舅舅隨許常惠學作曲,也順便把連雅文帶去。「我那時很天真,以為『許常惠』是位女老師,第一次到許常惠家,他前來看門,我還以為他是許常惠的老公。」之後會彈琴又會作曲的連雅文考上了文化五專(現為文化大學)音樂科主修作曲。
    
 

音樂就像是上帝賜予連雅文的禮物,讓他的生命有揮灑的空間,然而上帝給與他的驚奇還不止於此。
    
 

在學校主修作曲的連雅文,常去「旁聽」學生樂團練習。有一次樂團負責大鼓的學生請病假,美籍教授包克多就請這位旁聽生上台試試看。「我永遠記得那天的曲目是柴可夫斯基第四號交響曲,演奏完後,包克多甚為滿意。」
      

因為這個機緣,連雅文從作曲主修轉成打擊樂主修,一切如同命中注定。當時在文化教授打擊的老師,是美籍的藍德(Michael Ranta),「他來台原來目的不是教音樂,而是來學太極拳,他稱得上台灣打擊樂的教父,朱宗慶也是他的學生。」 
 

命運愛捉弄
四年前左耳也受損       
畢業後,他以一雙鼓棒打天下。一路從郭美貞指揮的台北愛樂交響樂團打至台北市立交響樂團、省立交響樂團(現為台灣交響樂團)。一九八三年,二十五歲的連雅文前往維也納音樂學院深造。學成返國後,他成為國家交響樂團前身、聯合實驗管絃樂團的創始團員。
      

在樂團演奏二十三年以來,連雅文說,只要時間允許,上台前他一定會向上帝禱告。不過,上帝在四年前卻開了他一場玩笑,右腳本來就有問題的他,連左耳都出了狀況。
    
 

當時NSO在國家音樂廳演出歌劇《托斯卡》,演出中需要兩聲槍響,樂團以起跑槍發出兩槍。「我坐的位置,剛好離開槍的地方很近。槍聲發射之後,導致我聽力受損,耳鳴不斷,至今尚未恢復。」

連雅文笑說,他因右腳不便,只能靠左腳調整定音鼓的音準。耳朵的狀況剛好相反,右耳好、左耳差,「坐在舞台上的我看起來一定很忙碌。」
 

 
除了敲打 他廚藝、刀功也一流 
連雅文現為國家交響樂團定音鼓首席,是一位喜歡敲打並癡迷音樂創作的資深鼓手,和打擊樂糾纏三十餘年,喜愛電影藝術、廣告創意、喜歡思考並寫東寫西地填補笨拙的語言表達      

為了推廣擊樂藝術與教育,連雅文一九八六年創立台北打擊樂團,二○○三年創辦連雅文打擊樂教學系統,二○○五年創立連雅文打擊樂團任藝術總監,先後任教台灣藝術大學、文化大學、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等音樂科系。正式發表過的打擊樂作品包括《十六個太陽一把傘》、《打擊樂隨想曲》等
    
 

連雅文從小罹患小兒麻痺,因為行走不便,小時經常困在家中。長大後,有了自己的車之後,就像一匹脫僵野馬,車子四年可開二十萬公里。他最瘋狂的事蹟包括為了品嚐小吃當日來回台中,為了拜訪同學興致一來下殺台南
    
 

如果那天不當打擊樂手,連雅文說,他想開一家餐廳。因為他從小看外婆煮菜,學得一身真功夫,曾經在一小時內變出十幾道菜,並且擁有一流的刀功。
    

我家牙醫師鄰居的太太告訴我連老師以前一直在他們教會聚會,還以為他家境很好所以學音樂,不過這樣來看,上帝真的有看顧祝福他;小魔女則覺得連老師真的是一個勇士,這麼不好的人生中還把不幸處之泰然,也希望連老師保持身體健康,為台灣的打擊樂注入更多的新血。

 
勇者連雅文老師,加油!  


照片下載自連雅文打擊樂團:
http://www.lienperc.org.tw/about_lien.htm
創作者介紹

愛眼小魔女

magen518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en媽
  • 親愛小魔女~

    連老師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.
    上週六9點半的課結束後,
    我女兒她們班的小朋友都上來了,
    唯獨在下面練琴的老二還不見蹤影,
    我下去找他,
    發現連老師正在為他講解一些特殊的打擊樂器,
    我猜可能是我兒子好奇問他的吧.
    我連忙叫他出來,
    因為連老師10點半還有課,
    想說應該讓他休息一下,
    結果連老師說,
    沒關係,
    我非常喜歡孩子.
    我聽了真的很感動,
    難怪雖然外表看起來嚴肅,
    但每個孩子都好喜歡他.
    相對於其他知名的打擊樂教室,
    我們的孩子能夠直接面對到如此專業而有愛心的老師,
    真的是非常幸運呢!

    有次大女兒跟我說,
    連老師跟她們說,
    安靜也是一種享受,
    (我猜,應該是她們班太吵了...)
    這句話真是太棒了,
    與大家共享~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